唐子醉

醒时修铁路,梦里造浮屠。

“我梦见大雪大雨大雾大风。”
“我梦见水一样的青色庄稼和海一样的阴翳云层,玉米在冰雹里颠沛流离。”
“我梦见爬满枯藤的坟冢,小树颤巍巍伴着坟头。”
“我梦见湿冷土壤他小小的棺材,一支烛光的亮度。”
“我梦见树精和我做朋友,给我水给我空气给我光明,却不许我哭。”

【竹马】夜游记 第一章/第二章

*朋克少年设定

*奇怪的个人设定有,慎

*“这世界慌张,就让我荒唐着与你并肩。” 

【1】

        2000年的春天相叶雅纪迎来升学假期,只安分守己在家待了一星期就再也坐不住。要是被别人看到,没准得问他屋里到底有没有活物——相叶雅纪一周以来闲得发慌,躺在床上只是偶尔动动手指,不时喘口气,四季冷暖不挪窝。


        浑浑噩噩的日子结束在梦的惊醒,相叶雅纪醒来的时候,是夜,光的死亡也是在夜晚,天亮即刻...

我想与他接吻,又或者,我想我将在未来某日背叛他。
 我爱他,并愿他一切愿望都不得成真。
 昨天下午我见到他,是他酗酒后躺在公寓的床上酣睡。他房间里一股霉味,我以为他死在了这里。他下颌上没擦干净的妓女的红唇印,我伸手把它抹掉了。
 我后悔的是,如果把手放在他脖颈上扼住,他一定会死。
 我十年前就应该这么做,就像二十五年前我就该死。穷原竟委,从宇宙来俯瞰,立足世界的每一天都是偷窃物。
 我对他的爱多过恨,对他的渴求多过爱。每次他告诉我不要害怕,每次他说“没事了”:我一直都知道,只有他会害怕。
 说难听点,有那么多事,其实只有他在乎。
 但我从...

【竹马】霸道社长俏秘书

请大家欣赏 双口相声(划掉)


好好的小甜饼被写成了脑残喜剧


祝食用愉快w


在公司干了挺久,发生在二宫和也身上最爽的一件事就是,相叶社长请他吃饭。

 按理说,身为一个秘书,被老板请吃饭不太正常。社长与秘书更应该干点正事,比如做个马杀鸡开个房怀个孕敲个诈最后闹到满城风雨最后在今日说法搞一期《秘书的阴谋》还分上下集……那样的。

 而事情还是发生了,相叶社长不仅不潜规则他,还恬不知耻地请他吃饭。

 二宫和也由此觉得,相叶社长的脑回路真的好神奇哦。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相叶社长问他,想吃啥?...

【JDJ】【Jack/Daniel/Jack】枪炮与蜜糖(二)

碎片之二 【篝火与夜的手指】 Jack醒来的时候,Daniel还没有睡。他坐在火堆旁边,松枝燃烧发出轻微的爆炸声,和着西风像是一首虚无缥缈的绮丽颂歌,这是肃杀的十月,冬天快要到来了,以往这个时候人们都会开始准备万圣节的糖果,这些糖果会成为儿童们甜美的一部分。但现在没有人能够确保自己可以活到万圣节:秋天像一阵早夭的风,还没来得及席卷成寒流,就被病毒扼住了呼吸。 Lula和Henley两个姑娘相拥着沉入黑甜,Merritt靠着树睡着了,谁也看不出他也陷入了睡眠当中——如果不是听见了那震天的呼噜声的话。 “还不睡?”Jack靠着Daniel坐下,火焰带着刺鼻的热浪席卷而来,呛得他皱了皱眉。“我守夜...

【JACK/DANIEL/JACK】枪炮与蜜糖(一)(僵尸之地AU)

僵尸之地AU的无脑小片段,上下文除了人设相同没有任何联系。

人设保持NYSM原性格,然而OOC一定会有。

群里满200贺文,虽然来的有点晚。放一个门牌号在这里562106686欢迎JDJ同好来群里四舍五入放飞自我。

下文应该会有。。。吧。


  Daniel觉得现在车上坐着的可能是整个美国最后几个不靠人肉活着的人了。


    开车的是Henley,谁也不清楚这姑娘的来龙去脉,但当你看到她扛起枪战斗的身姿的时候,绝对不会对她成为北美这块大陆...

残忍理想国

夕阳把天空烧成胭脂色的时候,明楼关闭煤气的开关。锅里的姜丝鸡汤还在苟延残喘地翻滚出气泡,过了一会就自知无趣冷静了下来,幽暗狭小的厨房里死一般的静。直到天幕完全变成血红色,直到霞光开始被夜色吞食,直到窗外月明星稀,月亮把黑暗嵌进明楼的皱纹里;他才一勺一勺地把浮了油脂的汤从锅中舀出。

他的手有些抖,长期的超负荷劳动让上面布满了老茧,于是他无法掌握好勺子倾斜的尺度,一碗鸡汤盛好,洒在灶台上的也有小半碗。明楼下意识地有些心疼,在此之前他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尝到过肉味,但今天不一样,今天他要再做一次明家大少爷,自尊不允许他再把洒落的汤汁敛起。

“阿诚,把抹布拿。。。”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又咽了回去,情和泪还...

【BillXBenX项允超】镜像【1】

#文笔不要在意

#剧情Bug不要在意

#OOC不要在意

#那还能看个球!

———————————————————————————————————

Ben没办法忘记刺青时的感受。


泛白的天光透进来的时候,他正在拿沾了碘酒的棉花擦拭着从皮肤里渗出的粉红色的组织液,湿凉的液体从身上划过。


同样冰凉的温度窜上腰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像是蛇的鳞片贴身游走,Ben不由得寒毛直立。


“阿Ben,有没有想阿哥啊。”那声音一边说着,手指一边向上游走,Ben渐渐可以看清那人手臂上的刺青,刺在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地方,一模一样的形状。


然后那人将身子紧紧贴上,伏...

© 唐子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