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醉

醒时修铁路,梦里造浮屠。

【竹马】霸道社长俏秘书

请大家欣赏 双口相声(划掉)

 

好好的小甜饼被写成了脑残喜剧

 

祝食用愉快w

 

在公司干了挺久,发生在二宫和也身上最爽的一件事就是,相叶社长请他吃饭。

 按理说,身为一个秘书,被老板请吃饭不太正常。社长与秘书更应该干点正事,比如做个马杀鸡开个房怀个孕敲个诈最后闹到满城风雨最后在今日说法搞一期《秘书的阴谋》还分上下集……那样的。

 而事情还是发生了,相叶社长不仅不潜规则他,还恬不知耻地请他吃饭。

 二宫和也由此觉得,相叶社长的脑回路真的好神奇哦。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相叶社长问他,想吃啥?

 二宫和也收起腹诽,认真地说:汉堡肉。

 为了占座,他们四点半就进餐馆了。

 相叶社长跟他吹,这家餐厅啊高档啊贵得流油啊,然后问,点菜?

 二宫和也:汉堡肉和拉面。

 相叶社长递菜单的手顿了顿:……挺痛快。

 二宫和也:我就好这口。

 服务员:没有汉堡肉。

 二宫和也:……

 相叶社长:那有啥肉?

 服务员:有宫保鸡丁。

 相叶社长:这和汉堡肉也不搭边儿啊…有没有麻婆豆腐?

 服务员:有。

 相叶社长:来个麻婆豆腐。

 服务员记下,相叶社长愤愤道:不好意思啊,没想到这么霸道的饭店没汉堡肉。

 二宫和也:没事雅纪哥,还有拉面呢。

 相叶社长叫相叶雅纪,这名听着挺文艺,但是也不能掩盖相叶雅纪智商上的盆地。

 服务员:没有拉面,先生,我们这是中餐馆。

 二宫和也:……

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麻痹!不吃了!

  相叶雅纪掀桌而去,二宫和也赶紧跟着走了。

  

  平心而论,相叶社长与下属的关系是很和谐的。办公室里,处处能看到相叶社长给大家的贴心留言。

  例如:“办公室内禁止打羽毛球,发现一次罚款二十”“禁止在走廊内追逐打闹”“禁止在会议室内用投影仪打游戏”。

  相叶社长Line签名上经久不息的一句“请问社长可以辞职吗”,也让二宫和也看在眼里,心如蜜甜。

 

  从中餐馆回去后,二宫和也说,拔哥要不我招待你吧,相叶社长欣然同意。

  二宫和也是个文化人。

  文化人有个通病,就是爱喝茶。

  二宫和也就特别爱喝茶。

  他在社长办公室的角落里摆了张古筝大小的木茶桌,还有一套青花瓷茶具。

  相叶雅纪落座后,二宫和也先拿来一个长条小木盒,打开,抽出一根白檀熏香。点上之后递给相叶雅纪,示意他插在一旁香座上。

  相叶雅纪捏着香道:今日我们兄弟二人桃园结义……

  二宫和也:相叶社长,你有病吧。

  插好熏香,二宫和也拿出罐铁观音。在一个好像烧窑时候被呲咧歪了的陶碗里倒了点,然后用电热水壶烧水,水开后,把一溜瓷杯烫了一遍。

  此处用时五分钟。

  然后他拿起小木夹子取茶入壶。

  此处用时两分钟。

  倒了点开水,等了两分钟,然后开始洗茶,挨个杯子倒腾一遍。

  倒腾到一半,相叶社长说:Nino哎咱快点倒腾行吗我渴了。

  二宫和也非常有素质地将其忽略,继续倒腾。

  相叶雅纪看着他倒腾了七八分钟。

  最后碗大一壶茶倒腾剩一口,二宫和也给相叶雅纪倒上,相叶雅纪喝完吧哒吧哒嘴,说:杨树味儿诶。还有没有别的。

  二宫和也又非常有素质地按照上述程序给他泡了壶花茶。

  放下茶杯,相叶雅纪道:有点淡,加味增正好。

  二宫和也紧握着开水壶盯着他,相叶雅纪赶紧改口:没事,挺好。哎对了这两种茶能混着泡吗?鸡尾茶,上层铁观音下层花茶?

  二宫和也:虽然跟老板这么说话不太好,但是…滚。

  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你这电磁炉能煮面不?

  二宫和也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相叶雅纪:那咱以后在办公室里做麻婆豆腐吧!

  二宫和也:真不错。把茶案换成菜板,茶具换成炊具,一来客人你就坐沙发上给他切菜,老霸道了。

  相叶雅纪:是啊,这个企业文化多独特啊!

  二宫和也:相叶社长,我走了。

  

  晚上,相叶雅纪腆着脸说要去二宫和也家吃饭。

  二宫和也心累,破罐破摔地说:行。点菜吧。

  相叶雅纪贴心地说:汉堡肉拉面。

  二宫和也:不会。

  相叶雅纪:客…客随主便,你随意了……

  二宫和也:西红柿牛楠意面。

  相叶雅纪:这名字真有文化!

  二宫和也:……配菜芦笋金枪鱼可以吗。

  相叶雅纪:这样吧,配菜给我换成拍黄瓜。

  二宫和也:相叶社长,我走了。

  当晚,菜单有西红柿牛楠意面。

  芦笋金枪鱼。

  和拍黄瓜。

  席间相叶雅纪置评:卤子放多了。

  二宫和也:相叶社长,出去。

  吃完饭后,相叶雅纪参观起了二宫和也的藏书和藏碟。翻到一本时尚杂志,指着“Lamer”道:这词念啥?喇嘛?

  二宫和也:社长,你不出去我走了。

  

  几天后,二宫和也跟相叶雅纪去见客户。会客地点是一个茶庄。

  落座后,一个身着旗袍的美人微提裙裾轻盈迈入包间。温婉施礼,坐在茶案前。

  环境优雅,琴音幽冷,在座诸位不由得正襟危坐,屏息凝神。

  茶技师泡茶的整体步骤比二宫和也略复杂百分之三十左右。

  相叶雅纪小声问:这就是文化吗?

  二宫和也很有素质地无视了他。

  相叶雅纪:她泡一顿茶多少钱啊。

  二宫和也:八百。

  相叶雅纪:哇。

  相叶雅纪缓缓蹭到茶技师面前,挡住客户视线,用口型问:出台吗?

  二宫和也:相叶社长,我真走了。 

 

  那以后没多久,公司就不消停了。

 

  冷酷的社长应该商海沉浮运筹帷幄,天凉了就让王氏集团破产。这是大自然的规律。

  而二宫和也带着悲伤发现,相叶社长打破了大自然的规律。

  在竞争对手----另一家上市公司推出同类产品,并取得可观销量后,公司就十分不争气地开始了全民售后的阶段。

  因为基本没别的部门什么事了。

  在精神与现实的双重冲击下,全公司陷入了谜一般的混吃等死状态。

  相叶社长挺着急。

  在经历了收益极其惨淡的半个月后,一天,相叶社长坐在老板台前,认真地对拖着地的二宫和也说:我一直在反思啊,Nino。我觉得呢,我们这公司走不下去的原因,第一是因为市场不景气,第二就是因为我这人吧,品格太高。而一个品格太高的人怎么拉得下脸做生意呢?

  二宫和也说:社长,你不是品格太高,你是智商太低,你也不是拉不下脸,你只是没钱了。

  相叶社长吐了个烟圈,说:要不是你说对了,我真想把你撵出去。

  二宫和也:社长别伤心,你在有些方面做的还是挺好的。

  相叶社长热泪盈眶:真的吗?哪些方面?

  二宫和也:我就随便说说。

  相叶社长白了他一眼,抱头叫:哎呀怎么办啊----烦死啦----我要破产了----倒闭算了----

  二宫和也说:可以啊。 

  相叶社长:可以个屁!我还得想办法!倒闭了我的员工怎么办?你怎么办?看着自己公司赔钱破产多难过啊!

  二宫和也:不会难过的啦,我们又不是股东。

  相叶社长:走开!

  二宫和也正要走开,相叶雅纪又叫住了他:等会儿,你给我把冰箱里的午餐热一下。

  二宫和也问:你自己做的?

  相叶雅纪:能省点是点……

  二宫和也:可怜。你早上坐公交来的吧?

  相叶雅纪:操,我又要给你们开工资又要付房租,经济压力很大的。我在考虑把我现在住的房子卖了。

  二宫和也:那你住哪?

  相叶雅纪:去你家吃拍黄瓜。

  二宫和也:……

  相叶雅纪:开玩笑的,我在郊区还有套房。就是远,妈的开车过去得俩小时。

  二宫和也:那就别卖了……

  相叶雅纪:我今天试着往返一次看看。

  相叶社长晚上十点到家,六点起床,九点到达公司。

  那天的员工大会,是二宫和也迄今参加过的第一次老板睡着的会议。

  

  二宫和也早上上班,穿过广大群众进相叶社长办公室,刚要开门感觉不对劲,又跑回来:不对吧,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们干嘛呢?连装忙碌都不装了?为什么都在喝茶嗑瓜子?

  员工集体:没事做啊……

  二宫和也:真什么推广都不做了啊……上次那家公关公司呢?

  媒介:联系了。

  二宫和也:然后呢?

  媒介:宣传投放方案通过了。

  二宫和也:方案通过了怎么不干活?这不是有事做吗?

  媒介:广告费四百万。

  二宫和也:哦……你们慢慢喝吧。

  一回头,见相叶社长端着一缸糅合着铁观音与茉莉香味的茶走了出来。

  

  消沉了几天,午休时候,相叶社长无限感慨地说:我想开了耶。你有没有发现我变了好多?

  二宫和也:变穷了,变抠了。

  相叶雅纪:呵呵,好的,这个公司要完了。

  二宫和也:雅纪哥,你没接管公司之前听说挺好的。

  相叶雅纪:你的意思是责相叶全在我呗?!

  二宫和也:也不能说全在,大部分吧。

  相叶雅纪:妈的,不行啊,公司要完了大家干活都没积极性,你不闲着吗?我给你个任务啊!

  二宫和也:嗯?

  相叶雅纪:一个月内振兴公司!

  二宫和也:行,我明天不来上班了。

  相叶雅纪:不行!要死一起死!

  二宫和也:我不想死,而且我是个小秘书,这个职业只适合破坏他人婚姻生活,不适合振兴公司。你看过哪本总裁小说里公司倒了要靠秘书振兴?

  相叶雅纪沉默了一会,说:哪本总裁小说里公司都没要倒过啊……

  二宫和也:社长,我走了啊。

  相叶雅纪:等!

  二宫和也:等灯等灯。

  相叶雅纪:……那个啥,生日快乐。我没钱买蛋糕。

  二宫和也:谢谢,不信。

  今天是二宫和也生日。

  二宫和也走了,走到拐弯处自己乐了一小会。

 

  次日,相叶雅纪跟他说:我要发展副业补贴公司开销了。

  二宫和也:嗯?

  相叶雅纪:我打算从事写作事业,商界言情伦理年末大戏。就叫《冷酷社长俏秘书》吧,讲述女主角秘书尼糯米与社长爱拔之间的爱恨纠葛。你们好好工作,我卖字营生。对了,明年你生日我就把出版的送你一本。

  二宫和也:故事内容听起来怪怪的,如果你敢送我就让我的生日变成你的祭日。但从人品上看,雅纪哥你是个好社长。

  相叶雅纪:从人品上看毛?!嫌我不会做生意直说啊?!

  二宫和也:你不会做生意。

  相叶雅纪:太可悲了,我现在不能坐以待毙啊,那样几千万就都打水漂了啊,你明白吗你?

  二宫和也:不明白。

  相叶雅纪:这有啥不明白的啊!

  二宫和也:我浑身上下就三十不到,你觉得我理解得了你几千万的忧伤?

  相叶雅纪:……死去!

  二宫和也:要死一起死,你说的啊。

  相叶雅纪:放屁!我还在为相叶集团奋斗呢!

  二宫和也:你干嘛了?

  相叶雅纪:前天我去大神宫烧香了。

  二宫和也:社长,你的求生欲望好像不是很强。

  

  在公司又干了挺久,发生在二宫和也身上最爽的一件事就是,相叶社长请他们所有人吃饭。 

  席间社长喝多了,大着舌头跟他们吹牛逼,说公司倒不了!社长会领着大家一直干下去的!大家热泪盈眶,推杯换盏,半夜才回去,所有人大醉。

  二宫和也扶着相叶雅纪去自己家休息,走到一半,相叶雅纪忽然就蔫了,说:Nino,咱要是真破产了咋整。

  二宫和也说:没事,有我呢。

  相叶雅纪:冷酷社长俏秘书快完稿了……明年我肯定送你。

  二宫和也:去死。

  相叶雅纪:要死一起死!……你还要跟着我干?

  二宫和也在路灯下明晦不清地笑笑。

  “我一直跟着你干。公司没钱我跟着你,公司赔钱我跟着你,公司没了我也跟着你。走吧,去我家喝茶醒酒。”

 

 

评论(5)
热度(75)

© 唐子醉 | Powered by LOFTER